下雨的果子

我真情实感地爱过

「丁程鑫」借名



借了你的名字
现在还给你




1.


栗初还在瞧着那边的男孩。


操场上游移的白点,是正在进行训练的校篮球队。宽大的白色队服,随跨动又跃起的脚步灌满风,又在脚掌落地的瞬间垂垂落下,贴合勾勒出少年紧实的腹部。


然而栗初看不清这些细节,她坐在教学楼三层的自习室里,低头透过玻璃窗瞧着操场上那一片人声鼎沸。


由于距离远,视线里的人们缩小成一群白点。


可这数十个移动的白点,她却偏偏能辨得出他。


桀骜的,灿烂的,汗水划过脸颊也依然耀眼的,他自信的笑容。


只见了一眼就忘不掉。


——这是她借走他名字的理由。



2.


“他说:你为什么总跟着我呀。” 手指在键盘上敲动出最后一行字,按下发送键。看着屏幕上出现“上传成功”的字样,栗初合上笔记本。整个人往后倒,靠在图书馆充棉的酒红色椅背上。


栗初今天烦闷至极。


午饭时看到邻班长得不错的女生把粉红色信封递给丁程鑫,虽然丁程鑫照例婉拒,但栗初却越来越无法轻松舒气。


脑袋里乱糟糟的,一个又一个自我问句如山石滚落:


我还要这样多久?


每天做这种无用功的事,心里的波浪掀得再高,情话写得再妙,也比不上人家即使被拒,也敢于表白的厚脸皮来得实际。


栗初越想越烦躁,直到一声“叮”的提示音打断她的思绪。打开电脑一看,是读者发来的最新留言。


“啊啊啊更新了,大大写得太好了!女主人公勇敢追求爱情的样子太帅气了!”


“感动!泪目!无论什么样的铜墙铁壁都会被女主打动的吧!”


一条条浏览下去,栗初原本皱着眉头的表情逐渐开始缓和,读者的热情让她感到安慰。


直到屏幕上闪烁起那一行刺目的字,栗初滑动鼠标的手突然凝滞。


“你是臆想狂吧?拿我们丁校草的名字来yy,你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这条留言下面有人附和:“对啊,居然还敢写校草的大名。yy狂!”


“yy狂!”“yy狂!”


……


愣怔片刻,栗初合上电脑,大力地塞进书包。然后起身向外跑。


跑向哪里不重要,只要能从这里逃脱就好。


从怯于表达自己感情的牢笼里逃脱,从那个他存在的美好世界中逃脱。


曾经视你作太阳,如今你是心口的石埂,而我只能在阴翳的角落里梳理自己的羽毛。只有我知道,无法开口说喜欢,是一种比柠檬汁酸涩一万倍的滋味。


一场大雨突袭,栗初脚步跌跌撞撞。


“向背离太阳的方向奔跑,从快崩溃的自己手中逃脱。”


栗初在雨中咬牙念道。



3.


那天的栗初,破天荒地翘掉了下午的课。


整个下午她只是在不停地反省,自己究竟为什么如此执着于那个叫丁程鑫的男孩。


她想起大一入学那天,丁程鑫挽住因自行车链条突然断掉而摔倒在地的自己的手。


她想起丁程鑫大学第一场球赛那天,他把外套直直扔给自己,并笑道:“我帅气的外套,帮我保存好喔。球赛结束了我来找你拿。”


她想起留在教室做值日那天,窗外雷声炸裂,她吓得尖叫出声,而丁程鑫默默关了所有敞开的窗户,靠近过来,安静地拉上她身后的窗帘。


他安静的侧脸,让人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有他在的地方就很安全。


“他是我的安全感。”这是栗初原创小说的第一句。


她知道自己没什么闪光点,也不奢求能和丁程鑫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只是压抑在心里潮水般的情感需要得到排解,于是她想到了写小说的方式。


本就是写给自己看的,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毫不避讳地给小说男主命名“丁程鑫”。只是后来不知道这篇文章怎么被同校的学生发现,新读者一股脑地涌来,几乎都是丁程鑫在学校里的迷妹。


把丁程鑫当成偶像一样供奉着,他的同人文自然读起来津津有味,况且栗初的文笔本身也还不错。


读者越来越多。栗初的头脑却越来越酸痛。


她知道自己和那些迷妹的出发点不同,她们只是喜欢帅气的校草为女主动心的样子,在看小说时自动将自己代入女主角,体验一向遥远的校草为自己着迷的痛快感。


而她不同。她写这些的原因是,向丁程鑫表达自己的喜欢。


因为现实中无法开口,所以找个出口,把这份感情一股脑儿地宣泄。她甚至侥幸地想过这篇文章有一天会被丁程鑫看到。


那时他知不知道作者是谁,不重要。只要心意被他看到就好。



4.


雨渐渐平息,云层缝隙射出几缕明亮的太阳光。栗初拖着湿漉漉的裤脚,走向林荫道旁的长椅,坐下来。


身后的红色背包里传来突兀的乐声。


是辅导员打来的电话,问栗初还有三分钟会议就要开始,怎么还不到场。


猛地想起今天有班委会议,栗初慌张地向辅导员道了歉,正打算起身狂奔的瞬间,低头看到自己湿透的衣衫。


“对……对不起导员,我今天,可以不来吗……”微弱的低语。


“不可以!”斩钉截铁的语气。


最终的结果是栗初拖着一身湿漉漉的雨水,无奈地站在会议室门前。


在她敲开门进入的瞬间,会议室全体师生共同发出一声响亮的“哇”。


“天哪,你是被老天爷泼了一游泳池的水吗?”导员尖利的声音刺入耳朵,全场一阵哄笑。


在同学不时飘来的讽笑眼神里,栗初坐立不安。偏偏身后的空调还吹着冷风,湿透的校服紧贴皮肤被风吹得一阵又一阵冰凉。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她只想赶紧从这幅窘境中逃跑。然而导员的话让她一瞬间动弹不得:


“丁程鑫和栗初留下。”


丁程鑫?栗初这才注意到站在角落的丁程鑫,他抱着手臂,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你们两个给我过来。”导员声色严厉。


栗初低头慢吞吞地挪动步子,对面的丁程鑫倒是一脸坦然,大步流星,几步就站定在导员身边。


“丁程鑫,你说说你,怎么净跟老师对着干呢?就算下午的球赛被取消了,那也是因为突发暴雨啊,老师们又不是故意妨碍你打球,你有必要只上了半节课就从课堂上跑出去吗?”


“而且,你跑了之后,整个教室的女生全都不好好听课了,嘈嘈杂杂的,杨老师跟我告了一下午的状……”


“老师,我规规矩矩坐在教室里,女生们就更不能好好听课了。” 丁程鑫歪着头打断导员的话。


“能别变着法儿地夸自己帅吗。”导员揉了揉眉心,“行了,下次注意点。上课就好好上课,课余时间再练你的篮球,知道不。”


丁程鑫冲导员笑笑,张扬又灵气十足。


“你!栗初!说说,会议怎么迟到了?还被雨淋成这副样子。”


栗初吐吐舌头,心想还好导员没有发现自己也逃课了的事。想必是自己存在感太低,所以就算缺席一整个下午也不会被授课老师发觉。哪像校园大明星丁程鑫,翘课一秒钟也能引起轰动。


这一刻栗初突然庆幸自己没有一张天价颜。


努力抑制住想偷笑的冲动,栗初清了清嗓子:“咳。导员,我……我不小心在路上滑倒了,挺严重的,趴地上半天没起来……”


“啊?”导员看了看栗初满是泥渍的衣裤,着急起来,“摔得这么严重怎么不早说你这孩子!走走走我带你去医务室……”说着拽住栗初就往外走。


栗初连忙说不用不用,导员却突然松开手:“哎呦不行,待会儿教育局的人要来审查,我走不开。”


栗初呼出一口气,心中欢呼得救了,导员却突然一脸温情又愧疚地看着她:“这样,让丁程鑫带你去。” 说罢转头严肃嘱咐丁程鑫:“你好好照顾她,听见了没。”


栗初吓了一跳,慌张摆手:“不用不用,天哪,导员我已经好了,真的,我没受伤,真的不……”


“好。”清朗又沉稳的声音响起来。


栗初顿时哑了声。


不明白对面的丁程鑫为什么要抛出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好”,没给她思考的时间,视线里他迈着长腿一步一步靠近。


“走吧。”丁程鑫握住栗初的手腕,低头盯着她的眼睛。


栗初张张嘴,一个音也没发出来。



5.


当丁程鑫牵着栗初走出会议室,楼道里顿时爆发出尖叫声。


女生们先是捂着嘴尖叫,表情透露出满满的难以置信,然后回过神来,眼神直勾勾地盯住丁程鑫身后的栗初。


栗初慌忙低下头,脸红得快滴血,窘迫感席卷全身,步子越来越难迈开。感觉到身后人的异样,丁程鑫回过头,瞧着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女孩:“怎么不走了?是不是刚才摔倒现在腿疼?要我背你吗?”


语气听起来紧张又关切,惹得周围爆发一阵又一阵尖叫。栗初抬起头,对上的却是丁程鑫似笑非笑的眼睛。


嘴上说着关心的话,眼神却带着调笑是什么意思?


栗初还没来得及细细思考,丁程鑫又开口:“把头抬起来就对了嘛。本来就矮,低着头就更矮了。”


那语气听起来就像是男朋友在宠溺地吐槽女朋友一样。周围的女生又尖叫起来。


“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栗初压着嗓子,用只有她和丁程鑫能听到的音量小声责问。


丁程鑫忽然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握着栗初的手更加用力:“嗯?你说什么?不要我背,要我抱吗?好啊那就抱……”


周围传来一阵吸气声。


“丁程鑫!”栗初大声呵斥。


“生气了?”丁程鑫嘴角笑意未褪,反而眯起眼睛,笑盈盈地将脸凑近栗初,“不要生气嘛,我是怕你摔疼了走不了路……”


栗初实在无心奉陪这场闹剧,甩开丁程鑫的手恼火地跑出教学楼。


丁程鑫吹了一声口哨,带着笑追上去。



6.


跑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栗初手扶膝盖弯腰喘气,脑子里全是丁程鑫刚才坏笑的模样。


“不去医务室了吗?”熟悉的声音传来,她起身看到眯着笑眼冲自己走来的丁程鑫。


“我根本没摔倒,不需要去。”栗初恼火地瞪着他。


“我知道。”丁程鑫敛了敛笑容,“小骗子。”


栗初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他这句“小骗子”又想表达什么意思,难道又在酝酿什么恶作剧吗。


“借着我的名字给自己制造热度,有意思吗?”丁程鑫言语冷漠。


栗初张大眼睛,心中划过千百道不安的线,沉默。


“你小说的男主,是我对吧。”


“可是你根本不喜欢我对吧。”


“只是想借着我的名字,赚足眼球,好让自己的小说有更多粉丝对吧。”


丁程鑫沉着嗓音,一句紧接一句。


“你真自私。”丁程鑫咬牙说出最后一句。


眼泪止不住地涌出来,栗初愣怔半晌后颤抖地吼道:“你才自私!你知道我为什么写那些东西吗!因为我太差了我配不上你!所以我写这些来满足自己的私欲满足自己的妄想!你现在却连个让我妄想的机会都不给!”


“是,我用了你的名字,现在全部还给你!”


栗初抹了一把眼泪,低头跑开,如同下午在雨中奔跑那样。


“向背离太阳的方向奔跑,从快崩溃的自己手中逃脱。”


“这次,是真的要逃脱了。” 栗初心想。



7.


栗初彻底删净了小说,告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个人。强迫自己投入学习生活,每天倒也过得充实。


直到接到男孩的哥们打来的电话。


“喂,栗初吗,拜托你来医院看看丁程鑫吧。他发烧说胡话,一直在喊你的名字。”


话筒被另一个男孩抢走:“求你了嫂子,你快来看看吧,我们知道你俩闹矛盾了,但是他现在这副样子,烧到快40度了还在惦记你,你能狠得下心吗……”


“什么嫂子,我们没关系。”栗初抬头吸了一口气。


“没关系?什么没关系!没关系丁儿能拉着你在楼道里走吗?没关系他能烧糊涂了还在喊你名字吗?没关系他能带着我们这帮兄弟筹备了三个月……”


电话那头的男声戛然而止,传来嘟……嘟……嘟……的提示音。


不一会儿栗初收到一条短信:


“栗初同学,别介意。我哥们也是太担心丁儿了,太着急所以说话重了点,希望你原谅。也希望你能来看看丁儿,他病的挺严重,发着烧一直喊你的名字。想必他非常地想念你,我们哥几个求你了,来看看他吧。在xx医院……”



8.


进入病房的一瞬间,丁程鑫的哥们全部刷地站起来,其中一个冲着躺在病床上的丁程鑫激动地喊:“诶,丁儿,栗初来了!栗初来了!”


丁程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站在一旁的栗初,瞬间露出欲哭的神色,抓住栗初的手。


朋友们见状退出房门,散发着消毒水气味的病房里,只剩栗初和丁程鑫两个人。


“栗初,你记不记得,大一报名那天,你自行车链条突然断了,然后你摔倒在地上……我拉你起来的。”


“从那天起我就一直想见你。”


“我策划了很多事情,比如在我大学第一场球赛那天,专门瞄准了把外套丢给你。”


“比如专门让当班长的哥们分配值日的时候把我和你分到一组。”


“你生日那天,我本来打算向你告白来着。”


那天,丁程鑫已做好所有准备工作。可是无意间听到栗初和同学间的对话:同学问栗初喜欢丁程鑫吧,栗初摆摆手,说那怎么可能啊。


“我和哥们准备了将近三个月,但是听到你这句话,我怂了。”


“我不想搞砸你的生日。你不喜欢我我却带着一堆人向你表白,那算什么呀,道德绑架吗。我怎么能在你生日那天做让你不开心的事。”


“但是后来我听别人说你拿我的名字写小说。我当时真的挺生气的,觉得你不喜欢我还借我的名字赚人气。”


“从那时候开始我对你的感情变成了,嗯……又讨厌又喜欢?我也说不清楚。”


“上周四下午,你没来上课。我看外面雨下得大,担心你,就干脆从课堂上跑出去找你。因为我翘了一下午的课,导员叫我去罚站。没想到在会议室遇见你了。”


“我早看出来你在跟导员撒谎,想着捉弄你一下好了。结果没想到……你说,你用我的名字写小说,是因为……喜欢我。”


“栗初,你说我们两个干嘛要这样误会对方啊。如果早一点开口,坦诚地表白,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吧。”


“我喜欢你,栗初。请成为我的女朋友。”说罢覆上栗初的唇。


这句告白,丁程鑫练习了那么久,终于能够向她亲口说出来。



9.


丁程鑫牵着栗初的手走在教学楼里,一如既往地惹来围观少女的尖叫。


不过这次,两个人都坦然地抬起头微笑。


借了你的名字,现在还给你。


但是从今往后我和你的名字都要并排书写。


不再只有丁程鑫,也不再只有栗初。


是栗初和丁程鑫,两个人的名字。


不分开。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