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的果子

我真情实感地爱过

「马嘉祺」沾染浪漫



1.


你太会说话了吧。


我惊呆地看着你递来的纸条。



2.


午后我们一起踱步在通往校南门的人行道上,头顶是正在盛放的紫叶李。


细小的花,纸屑一般的白粉色,就那样满满的堆积在枝头。不留空隙一样,在行人头顶折成一把清香的伞。


早晨刚下过雨,露水沾染花瓣,把空气中清甜的花香味惹得更浓。我逗你说,文艺青年,描述一下眼前这幅画。


你说,我不太懂。



3.


我假装叹一口气,然后开始惯常地卖弄:“那你随便指一处,我形容给你听。”


你咧嘴笑笑,露出我熟悉的虎牙:“好。”


说罢指了指远处一棵快凋谢的玉兰树。


雨停不久,空气带雾,玉兰身影模糊。


我不思索片刻,脱口而出:像纸折的白色小船,玉兰在空气的海洋里漂浮。


你说不错,然后把我的书包肩带扶正。



4.


我一向喜欢卖弄。


总喜欢想一些新奇的比喻,自认为很妙。曾有人双眼放光地夸我文笔好,你听后只淡淡地笑笑。


我曾在一个下午不依不饶地问你,我的比喻到底哪里不好,为什么只有你从不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依旧不语,随我的逼问不断后退。


直到你的后背贴撞上教学楼二层巨大的落地窗,才无奈地开口。


你说:我认为树叶就是树叶,草地就是草地。


我不解地皱眉。


然后看到阳光透过你身后的落地窗,将你脸颊的绒毛织成发光的轮廓。


柔软的,嚣张的。


你迈着修长的腿离开。我脑袋晕眩。


我解不出你眉间的答案。可是怎么办呢,你满足我一切馥丽的幻想。



5.


晚自习,你递来一张纸条。


“早上下雨裹大衣,这会出太阳立马变夏天,却发现这里有一地落叶。”


刚想回复“不怎么样嘛”在纸上,却看见纸条底端是你三枚小字:看手机。


打开手机,一连几条新消息,来源都是你。


是你亲手拍的照片。


第一张,你虚坐在路旁的栏杆上,侧着脸,眉头微皱。


第二张,你对着镜头闭眼微笑,虎牙可爱。


第三张,你拿栏杆当独木桥,踩在上头摇摇晃晃。


第四张,蓝色的栏杆灰色的影,一对落叶合成蝴蝶的形状。


第五张,蓝色的乒乓球桌角,红色的塑胶跑道。


第六张,你干净的手,拾起一片枯了一半的落叶。


“早上下雨裹大衣,这会出太阳立马变夏天,却发现这里有一地落叶。”


我仿佛看见你发现脚下落叶时的表情:


咧嘴笑着,是那么快乐。


“我认为树叶就是树叶,草地就是草地。”


——那瞬间我突然明白了你这句话的含义。


那意思就是,我将让我感到快乐的事物写下来,即使是用简单的字句,它依然让我感到快乐。无需奇异的比喻,因为让我感到快乐的是树叶,就是树叶,我无需将它形容成风寄来的明信片。


是它最本真的样子给了我感动,由最本体的它带来的快乐,才不会失真。


所以你那天是想说,我所有新奇的比喻,在你眼里,其实是“不真实的快乐”的意思吗?




7.


谢谢你。


嘉祺。


你剪断了我世界的一层纱帘。



6.


今夜写诗。



7.


图书馆前的喷泉旁,你一如既往地等在那。


见我来,你笑起来,露出一对虎牙。


我塞给你一张纸,那是我昨夜书写的诗:


愿有一日 兀自抽离 夜桥听雨
愿有一日 能沾染你的十分之一浪漫
期待你孩童笑脸 珍爱你少年清气
喜欢你成年人的背脊
所有杂乱相遇 打磨成金色锁匙
解开森林的秘密
平行世界里 我是落叶 你是蝴蝶


读罢你盯着纸张,表情微妙:“寓意是不错,可是这文法……好像和你之前追求完美的风格有些不一样。”


“是不是不押韵,结构又混乱?你知道为什么吗?”我抬头看你。


你摇摇头。


“因为我写这首诗时,脑子里满满都是你。”


你闻言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曾和你说过,脑子里满满都是某人这种话,我是绝对不会说的,太俗。


但我今天食言了。连同我当初对你的描述一起。


我曾形容你是我花火般的星状线,是我帽顶上的白鸽,是我花园铲上残留的泥土,是我冲泡麦片里一颗蔓越莓,是我毕生馥丽的幻想。


但今天我只说:“嘉祺,你好帅。”


你惊讶地睁大眼,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


你明白,我也明白。



8.


平行世界里 我是落叶 你是蝴蝶


嘉祺,写出这样字句的我,是不是,沾染了你,十分之一的浪漫呢?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