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的果子

我真情实感地爱过

「RTA 」亲爱的少年




纵然六年心动一场空。

谢谢你,我爱你。












我在二手市场淘到一张你们当年的签名专辑。



专辑拿在手里,我迟迟不敢打开看。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近乡情更怯吧。可能我怕一打开,就会从专辑盒子里涌出我六年前无数个黑夜里爆发的想念吧,就会浮现六年前那天我梦里的粉色天空和海滩和写在海滩上的你的名字和梦里你的笑脸吧,就会涌出我六年前一个人在无数个黑夜流下的所有眼泪吧。



就会重新梦见你吧。



会再次梦见你吗?



我的梦里,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棉花糖色的天空,没有写在海滩上的名字,没有把心里话全部大喊出来的自己。



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你的脸庞。



奇怪的是,你们解散后那段日子,我拼命地在白天想你想你想你,可是你却不来我的梦里。



信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我第一次慌了。



我记得那时我说,为什么别人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却是日有所思夜无所梦啊。



更何况我那么拼命的想你了。



为什么呀。



为什么啊。



六年后的我不想再问了。



我终于知道,你不可能给我答案。



就让这个疑团留在过去吧,就让那个迷迷糊糊的我留在过去吧,就让记忆里向阳的少年留在那个记忆里的夏天吧。



留在六年前。



全部,让它们留在六年前。



我不去想。



你也别回头。










青春的驿站永远有旅客在,一波走了,又有新的一波来。狂热的少女在这世上永远都存在,一波沉寂了,又有新的一波呐喊。舞台上永远不会缺乏面庞青涩的偶像,一群少年老去,又有新的一群少年成长。



谁能永远停留在青春呢。



但是,当年那个我,独一无二的我,和当时那个你,独一无二的你。



台上你唱着,台下我笑着。



可能那时台下没有光,可回忆已为我脑海里的画面镀上一层光。



记忆里,台下的我努力向台上的你伸出手。



有那么多人啊,那么多人喜欢你。



她们和我一样,用力地伸出手。



而你在台上手握话筒,唱那首欢快的歌。



台上你笑着,台下我哭着。



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那是那时独一无二的你我。










亲爱的少年,我昨晚又做梦了。



这是自你们解散后,几年来我第一次梦到你清晰的脸庞。



梦里,还是六年前那场演唱会。我仍旧穿着那天的裙子,你也还是当年可爱的模样。



你在舞台上露出最灿烂无邪的笑容,我在台下努力在一片拥挤人潮中向前冲。人真多啊,我心里真着急。



终于,我冲到了台前。



然后,我看到舞台上的你,缓缓地弯下腰,向台下的我伸出了手。



你向我伸出了手。



梦里我没哭,我是笑着的。



我说,你的手真有力量,真温暖。










我对你说,六年后的我托我捎给你一句话:



纵然六年心动一场空,纵然少年未曾知晓我的存在。六年后的我还是要对你说,谢谢你,我爱你。









谢谢你,我爱你。










梦醒了。 咦,枕头怎么又湿了。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