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的果子

我真情实感地爱过

「丁程鑫」有喜欢的人真好




1. 抓住夏季的尾巴



九月的毛毛雨说来就来,柔柔的、凉凉的,却铺天盖地,悄无声息间包裹住整个城市。


秋已至,空气已有淡淡凉意,但校园里大多数年轻人并不肯向冷空气妥协。他们固执地穿着短袖,顽强地与季节更迭做抵抗。并美其名曰,“抓住夏季的尾巴”。


通往八号教学楼的林荫道上,不时有穿短裙的女生走过,在这种穿长袖都可能冻得发抖的阴雨天里,她们备受瞩目。


安雨就属于,不会被瞩目的那一类女孩。


薄凉的雨幕里,她微微低着头,只顾快步向前走,也不撑伞。薄荷绿色的连帽卫衣早已淋湿,浸湿的布料贴着皮肤,那感觉并不好受,可她心里却美滋滋的。


安雨眼前又浮现出上个月,丁程鑫穿着薄荷绿卫衣出现在球场的情景。宽大的卫衣,随意地罩在丁程鑫瘦高的身影上,衣摆随着他跳跃投篮的动作上下起伏,清爽的绿色衬得他皮肤更加白皙。中场休息的哨声响起,丁程鑫用手臂随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记分牌上远超对方球队的分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的刘海被汗水打湿,肆意垂散在额前。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嘴角咧开,好像是在为自己球队的成绩高兴,又好像是对对手的挑衅。桀骜又可爱。


阳光下,他的笑容明亮的晃眼。


那是属于少年的骄傲,属于少年的光芒万丈。


汗水打湿的刘海,薄荷绿色的卫衣,丁程鑫令人心跳不已的笑容……安雨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了。


这就是安雨执意要买薄荷绿卫衣的原因,因为那天的丁程鑫,实在是帅的一塌糊涂。


等安雨从回忆中醒过来,跑进教室时,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闺蜜可可看见她这副样子,惊呼:“安雨,你疯了吗?!”可可张口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猛地安静下来,视线停在安雨身上的薄荷绿卫衣上。


原本浅绿色的衣衫,此刻因为浸满雨水而变成深色。


“安雨,你不觉得重吗”



沉默半晌后,可可的声音响起。



安雨猛地抬头,错愕地望着可可。重?什么重?



“衣服里全是雨水,穿着不重吗。”可可眼眸低垂。


安雨正要开口,可可却突然大声地,用带着怒意的语气,喊出一句话——


“你对丁程鑫的感情,你不觉得沉重吗?!”



2. 我还是会大声说我喜欢你



安雨喜欢丁程鑫,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


从高一到大一,安雨每天提到最多的,就是丁程鑫三个字。


安雨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样勇敢又热烈地喜欢下去,可以一直这样每天在好朋友面前大喊我喜欢丁程鑫。


但事情渐渐脱离轨道了。


丁程鑫长相帅气,待人温柔,成绩好,又打得一手好球,名副其实的校草。随着丁程鑫日益拔高的个子,喜欢他的人也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安雨依然每天提起她最喜欢的丁程鑫。


自然有人听不顺耳了。


起初是安雨在和可可谈论丁程鑫时,听到后座的女生阴阳怪气的声音:每天把丁程鑫挂在嘴上,就真以为丁程鑫会爱上自己啦?再后来,就是朋友们集体劝安雨,别傻啦,丁程鑫离你太遥远了,校草谁不喜欢,但你看看那些所谓丁程鑫的迷妹,有哪个是真正喜欢丁程鑫这个人的?不都是只看看丁程鑫那张俊脸就够了吗。因为她们心里都明白,像丁程鑫这种白马王子,是不可能看上自己的。哪有人像你似的,真想和他厮守到老的?


那晚安雨失眠了,躺在床上,屋子里漆黑一片。


为什么我喜欢你,别人都要阻拦?


我不是想从你那得到什么。你的脸庞,我喜欢;你的笑容,我喜欢;你的眼睛,我喜欢;你的嗓音,我喜欢;你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的样子,我也喜欢。但我并不想去占有它们,我就只是喜欢你啊。就只是喜欢而已。


也不可以吗?


是不奢望你有一天也会喜欢上我的那种喜欢。是尽管我非常非常喜欢你,但你并不喜欢我,我也绝不会怪你,不会恨你的那种喜欢。


这样也,不可以吗?


是纵然我喜欢你许多年,你一点点回应都没有给我,我也不会停止对你的喜欢。


是这种喜欢。


这样的喜欢……可以吗?


安雨翻身下床,光着脚走近窗户,刷地拉开窗帘。


窗外,竟有一片连绵的星海。安雨望着其中最亮的一颗,望了一夜。


从那天起她便做了决定。



3. 勇气与希望



可可见过很多次,安雨因为喜欢丁程鑫而被嘲弄的情景。


大多数时候,安雨都是装作没听到,依然自顾自地翻着手机里丁程鑫的照片。直到有一次,那女生说话实在是太难听了,可可都撸起袖子准备揍她的时候,安雨沉稳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你不就是,嫉妒我比你多喜欢他三年吗。不就是,嫉妒我比你更有勇气去喜欢他吗。因为知道丁程鑫不会喜欢上自己,所以就放弃对丁程鑫的喜欢。看到别人依然喜欢着丁程鑫,心里觉得不甘,所以说出各种挖苦的话刺激别人,以此来让自己安心。说白了,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自己没有勇气,就讨厌周围所有有勇气的人,你的喜恶可真是以自我为中心。”


那女生被安雨反驳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嘴唇颤抖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令人生气的是,因为没法从丁程鑫那得到些什么,就放弃对丁程鑫的喜欢。这真的很令人生气。”


安雨说这些话时的表情,可可至今都记得。那是极度坚强的表情,坚强到可可几乎要全力支持安雨喜欢丁程鑫了。但是,可可记得更多的是,安雨因为丁程鑫,吃了很多苦,而丁程鑫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安雨一眼。


他或许,都不知道这世上有安雨的存在吧。


所以,可可才会在看到安雨穿着淋湿的薄荷绿卫衣之后,大发脾气。


因为她知道,安雨固执不打伞的原因,是有一天丁程鑫穿着薄荷绿卫衣,淋着雨从球场走进教学楼,顶着一头湿发对他身旁的哥们说:“偶尔淋淋雨真舒服啊。”


这一幕恰好被安雨看见,回到教室她一直不停兴奋地对可可大喊,丁程鑫淋雨,好酷。


从那天起,安雨就再没打过伞。


可可能想象到穿着薄荷绿卫衣的丁程鑫,黑发被雨水打湿后该有多么帅气多么酷,才会让安雨如此痴迷。


可是安雨,丁程鑫说的是,偶尔淋雨。你为何非要偏执地每一次都将自己淋个彻底?


“你对丁程鑫的感情,你不觉得沉重吗?!”


怀着对安雨的怒气,其实更多的是对安雨的心疼,可可终于吼出了这句话。


可可的怒吼吸引了全班同学的目光,安雨,再一次因为丁程鑫成为被关注的焦点。


人群中已有嗤笑声和嘘声。安雨眨了眨眼睛,用极度缓慢的,温和的语调,微笑着对可可说:


“可可,我知道你是关心我,谢谢你。但是你记得吗,我曾跟你说过,我曾经一整晚望着夜空中的星星。天亮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人们向往星星,热爱星星,不是因为人们可以得到星星,而是因为,望着那遥远却又明亮的星星,人们心底,就又充满了勇气和希望。”


周遭一片沉默。


“随你去吧,安雨。这次没人阻拦你了。”可可微笑地看着安雨,“我们一直觉得你在做白日梦。现在我终于懂了,因为怕受伤就连梦都不敢做的人,才最胆小。而你,一直都是最勇敢的那一个。”


我喜欢你,不是要从你那得到什么。而是每当我绝望颓丧,只要一看见你,就又充满了勇气与希望。



4. 终有一天会消失



安雨熟悉丁程鑫的一切时间安排。


正如每个星期四,丁程鑫都会惯例来到球场打球,而安雨会惯例飞快地吃完午饭,再飞奔向球场等他出现。


今天也是这样一个星期四,安雨却迟到了。


班主任临时安排给她统计表格的工作,她在再三推脱未果后,只得怀着生无可恋的心情,乖乖坐在教室里填写表格。


等她终于完成那恼人的工作,已经下午六点。安雨抓起书包向外奔。


天空阴郁,似是又有雨的样子。


丁程鑫还在吗,他还在那里吗?


安雨拼命奔跑,心里却早已思绪万千。


有人曾问过她,为什么每次去球场都要跑那么快,丁程鑫又不会消失。


因为……我知道有一天,他真的会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高三那年,安雨突然感到很害怕,她知道优秀的丁程鑫,一定会考上一所自己永远也进不去的重点大学。教学楼电子屏幕上那鲜红的高考倒计时,于她而言,是还能再见丁程鑫多少天。


不,是还能再看他多少眼。


从那时起,安雨开始格外珍惜每一次能见到丁程鑫的机会。


高考后填报志愿,安雨咬咬牙,毅然决然地写上了丁程鑫最有可能报的那所大学的名字。


我知道和你上同一所大学几乎不可能,但是,我还是想……赌一把。


安雨的赌局成功了。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她抱着可可又哭又笑,说,自己这辈子的运气都花在这张通知书上了。


如愿和丁程鑫步入同一所大学,但安雨并未从此安心,高三时那种怕失去丁程鑫的恐惧感还是时不时地会冒上来,包裹住安雨,让她有想哭的心情。


她知道,大四毕业以后,她和丁程鑫,就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再没有一张志愿表,能幸运地把她和丁程鑫的生活联系在一起了。


所以,纵然是一次球赛,安雨也不愿错过一秒钟。希望能在离别那天来临之前,多看丁程鑫一眼。


安雨喘着气奔跑着。天空开始飘起毛毛细雨,一点一滴,凉凉的,柔柔的。丁程鑫还会在那里吗?他还会在那里吗?


丁程鑫……我知道终有一天你会离开,但请你千万不要,提前离开。


请你千万不要,提前离开……我。


细雨已经织成一帘雨幕,安雨眼前渐渐模糊。离球场还有十几米的距离,安雨一眼看见了他。


蓝色的球架下,他的身影在雨幕中闪烁。少年不惧冰冷的雨水,顽固地穿着湿透了的白色短袖,黑发湿漉漉地贴在额头,潇洒地运球。


安雨看着丁程鑫清瘦的身影,一时间有想哭的冲动。


她站在球场铁丝网外,离丁程鑫很远的距离。因为下雨,球场围观的学生早已散去。偌大的球场,只剩丁程鑫和他的几个哥们。


安雨不敢靠近。


“哎,丁程鑫。你的迷妹来了!”某个男生突然大喊。


安雨万万没想到会有人喊这么一嗓子,脸“刷”一下红了,转身就跑。


风声在耳边呼啸,脸上的灼热感迟迟不消。这也太丢人了吧,安雨心想。


心跳如鼓。


终于跑到教学楼下,一个少有人经过的角落里。安雨手扶膝盖,吃力地喘着气。


呼……今天真是丢人丢大发了。丁程鑫他……应该没看到自己吧?


“请问安雨同学,你今天为什么迟到了?”


清朗的嗓音在身后响起,安雨转过头,对上的竟是丁程鑫好看的眸子。


他狭长的眼睛弯成一道弧线,嘴角勾起,笑容里满是戏弄的意味。


安雨双眼睁圆,脑子一片空白。印象中,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听到丁程鑫说话的声音。


真……真好听啊。


“诶,安雨同学,怎么不讲话?啊……是不是我太冒昧了…”丁程鑫抬手摸了摸后脑勺,嘴角又扬起一个好看的微笑。


安雨的眼睛睁的更圆了。


“啊,我的意思是说,安雨同学不是每次都提前很久很久来球场的吗,今天怎么会……迟到了?”语毕,丁程鑫抬抬眸,小心翼翼地盯着安雨。


每次都提前很久来球场?意思是他知道自己每次提前两小时到球场等他出现的光荣事迹了?而且还是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安雨脑子里“轰”的炸开。她可以毫无顾忌地向全世界大喊自己喜欢丁程鑫,但面对丁程鑫,她开不了口。


丢脸的感觉席卷全身,安雨猛然转身就走。


“是因为下雨吧?因为下雨才迟到的吧?”丁程鑫慌乱地开口,语速加快许多。


安雨的五官都快纠结在一起了,她紧紧抿着唇,努力背过身不让丁程鑫看见自己烧红的脸。


偏偏丁程鑫的脚步声一直跟在自己身后。


等等,他叫自己安雨同学?他知道自己的名字?!


安雨惊得顿时停下脚步,身后的丁程鑫没能提前察觉,嘭的一声径直撞上她。


像是本能般的,丁程鑫扶住了安雨的胳膊。低头盯着安雨的脸:“你没事吧?”


语气透着担心,可在安雨听来,温柔极了。


好像所有的雨声,在那一刻,都停止了。


咚,咚,咚。安雨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响……


一瞬间的愣怔过后,安雨以极度别扭的姿势推开了丁程鑫。然后带着极度别扭的表情,大步向前……逃跑。


“真的没事吗?安雨同学。”“安雨同学对不起,撞疼了吧?”“安雨同学……”“安雨同学你……”


丁程鑫的声音不断地从身后传来,安雨的表情从尴尬僵硬变成努力憋笑。


什么嘛,自来熟。


一向遥远的男神居然是个自来熟,嫌弃嫌弃。


安雨在心里默念这些话,可她的眼睛,早已在她不知不觉中弯成一道月牙,唇角也高高翘起。


笑得很暖。



5. 轰鸣



“天哪安雨,我听说昨天丁程鑫跟踪你!”可可一大早见到安雨就激动地大喊。


“你小声点儿!”安雨抓住可可乱晃的胳膊,忙乱地看了看周围,确定四周没有其他人后,才渐渐松开手,面向可可。


“什么跟踪啊。那是,是……跟着。”安雨抬起下巴,努力营造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天哪,所以这是真的?!啊对了我还听说,丁程鑫跟在你后面,一口一个安雨同学,语气温柔的要死。而你居然,居然没理他?!”


安雨点了点头,满脸纠结。


昨天丁程鑫跟着安雨一直走到女生宿舍楼下,直到安雨冲进宿舍楼,丁程鑫才回去。全过程,安雨确实没说一句话。


可她也不是刻意的啊。也不知怎么,看见丁程鑫,自己平日里大胆的模样就全消失了,怂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啊……真是丢死人了。


丁程鑫跟踪安雨的故事成功刷新了校园的热点话题,点燃了无数同学的八卦激情。安雨托腮看着班里最八卦的男生站在讲台上,激情澎湃地将她和丁程鑫的故事说得天花乱坠。而台下围了一群男生女生,兴奋地听着。


怎么听课的时候没见你们那么认真呢。


安雨趴在课桌上,心想干脆睡觉吧,睡着了就听不到了。突然,教室里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咦?我这么快就睡着了?


“请问,安雨同学在吗?”一片宁静中,丁程鑫清朗的嗓音缓缓流入耳朵。


刚才因为丁程鑫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而愣住的同学们,此刻因为丁程鑫的话炸开了锅。


安雨揉揉眼睛,再三确认,这不是梦。


如鼓的心跳声突然又在胸腔内轰鸣。


安雨看见丁程鑫迈着长腿,一步一步,径直向自己走来。他脸上带着灿烂迷人的笑,锋利的鬓角轻易划破安雨的心。


他说,安雨,可以和我聊一聊吗?



6. 我想打破这段距离


高一时,丁程鑫听说自己有个超级迷妹。


听说她在楼道里大喊“我喜欢丁程鑫”,听说她要为自己组个啦啦队,听说她在日记本上写满了丁程鑫。


有一次他刻意路过她的班级门口,从此记住了她的模样。


她会在运动会上带一台相机偷拍自己。她会买和自己一样颜色的衣服。她会假装路过自己的教室,然后从窗户里偷瞄自己。


傻丫头,以为我不知道吗。


丁程鑫很想跟安雨讲话,但他每次还没走到安雨跟前,安雨就已转身跑远。


是怕自己发现她吗?丁程鑫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最终也只得出这一个合理的结论。


丁程鑫不敢再打破这段距离,生怕敏感的安雨会因为他主动靠近的举动,越跑越远……


这种状况一直保持到丁程鑫步入大学,当他在大学校园里看见那熟悉的身影,天知道他有多高兴。


可安雨还是老样子,维持着那段距离,总是远远地望着自己。


但丁程鑫等不及了。


那天,天空阴郁,队友问他今天打球怎么这么不专心。他一言不发,只是望着观众席。


安雨怎么还不来。


直到雨下的越来越大,观众全部散去,安雨还是没有出现在丁程鑫的视野里。


就在丁程鑫思绪越来越乱的时候,队友那一句“丁程鑫,你的迷妹来了”将他的负情绪一扫而光。可抬眼又看到安雨逃跑的背影。


抱歉安雨,我今天必须要打破这段距离。


他想了很多安雨没有提前来到球场的理由,其中一个理由着实吓到了他。


安雨会不会……不喜欢自己了?


毕竟三年多的单恋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足以让一个人丧失热情。


所以他才会在第一次主动和安雨搭话时,一而再再而三的确认,安雨没提前来球场是因为雨太大,而不是因为不喜欢自己。


“是因为下雨才迟到的吧”那天丁程鑫将这个问题重复了好几遍,可安雨一个字也不回答。


好吧,安雨。既然你没勇气面对,那这次,换我勇敢。



7. 我喜欢你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了?”安雨瞪大眼睛,心里冒出一万句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嗯”丁程鑫倚着栏杆,浅笑。


突然,丁程鑫低下头,盯着安雨的脸,神情万分认真。


“我喜欢你。”


安雨幻想过无数次她向丁程鑫表白的情形,却万万没想到,这句我喜欢你,最终是由丁程鑫向她说出。


丁程鑫咪起笑眼,弯成月牙。唇角勾起,扬出一个迷人的弧度——


“我说,安雨,我,丁程鑫,喜欢你。”



8. 有喜欢的人真好



曾经有人对安雨说:“真羡慕你有喜欢的人,有喜欢的人真好。”


那时安雨正陷入到高考后就再也见不到丁程鑫的忧愁中,她答,羡慕什么呀,我快难过死了。


可一年后的今天,她突然懂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喜欢一个人,不是要从他那得到些什么。而是你一见到他,就觉得开心,甚至因为他开始期待每一天。


喜欢一个人,会让自己更有热情地去生活。


喜欢一个人,会让自己懂得,即使不被爱,主动去爱,也是一种幸福。


有喜欢的人真好。


有喜欢的人真好。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