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的果子

薄荷色草地芬芳像风没有形状

@丁程鑫

梦到你了。

小橙子😭😭麻麻好想你😭😭😭😭😭
小敖叽😭😭麻麻好想你😭😭😭😭😭
让我哭死吧

今天他们那里暴雨啊 暴雨

这是我最后一次真情实感的追星了……
真的没想到垃圾公司真的舍得利用这些孩子好几年的人生,吸够血了一脚踢开,几年的青春最后全成了炮灰。
今天,dcx,又一次因为队友哭了。几年来他总共哭了几次,没有一次是为了自己,每一次都是为了队友。
azy,从最初的主捧变成后来被百般不公平对待也没吭一声。直到今天公司的所作所为真的验证了那句:从一开始他就是枚弃子。
其他小孩全部被要求在暴雨天气里打包行李各回各家。
还能说什么。

这次对屠夫是真的失望了……
刚看到今天机场小橙子,眼睛都哭红肿的照片……
真的失望了。
屠夫,如果一开始就不打算让他们好好出道,那为什么要利用这群孩子这好几年的人生?
吸透了血,来养新人是吗?
守在公司这么多年的孩子们,最后全是炮灰是吗?
厉害厉害
还能说什么




???屠夫有病吗?
dcx和azy无论于情于理都必须出道!
现在居然要用空降换azy?????
疯了吗??????!!!!
要是最后真的用空降换azy 呵呵 立马转成屠夫黑粉
[伤心]
屠夫真的疯了吧!!!!这几年来对小逸一次又一次地不公平对待,还以为不论如何当初变动时小逸选择留下来会触动屠夫一点点良心,想着就算不公平对待,最后也还是会给出道的吧,以为会这样。结果……6666继续吸血吧 看看你还能吸多久[摊手]
如果这次真用空降换小逸,屠夫一生黑没商量。

一个小广告

有想在网站写文的小天使吗?加一下这个编辑的qq吧
她拉不到作者 快要被开除了😭😭😭
虽然我和她是萍水相逢 但是不忍看她每天尽心尽力吐血工作却被开除哇!!!嘤嘤嘤
帮帮这个美丽善良热情大方自信向上努力工作的小编吧!!
❤️❤️❤️😸😻
她的qq: 1822284088

我喜欢的一家手作小店……那个店主说要倒闭了……因为一星期都不一定有一单生意……入不敷出……她说把剩下的东西清仓了就关门大吉……唉……我好难过。
真的很喜欢的店,一直觉得那家店很酷,店主也心灵手巧又淡泊名利那种……没想到有一天会突然关门,而且是因为惨淡的收入不足以支撑开店的热情……扎心了。

所以没钱谈什么艺术啊。
风花雪月是建立在富裕基础之上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可能是因为他优渥的生活条件,根本不需要他去考虑柴米油盐……
嗯,看着用忧虑又郁闷的语气吐槽开店入不敷出的店主,虽然很想帮帮她,可我也没办法。
她说关了店之后就去历练……看来是还没有想好以后具体要做什么吧?又或者她心中已经暗暗做好了决定……
我没有细问。
希望她以后能找到自己的花园吧……希望到时候,她的经济条件能支撑起她的梦想……
一百个人一百种生活方式,一百个人一百种生活状况。我们留不住别人,拦不住别人,也难以完整地拯救别人。那就只好看着各奔前程的背影,说一句,祝福你啦。
希望你在你的生活里,一切都好。

「TF家族」末日情怀


生逢末世,一往情深。


最新更新至马嘉祺。



「丁程鑫」



他们说他是千年一遇的美人。


这句话的意思是,那群异形生物,计划将丁程鑫作为“人类优质基因提取”工程的实验品。


而让他们垂涎的,不单单是丁程鑫的美貌,更重要的,是丁程鑫身为全球顶尖化学博士,手握的多项机密实验数据。


攻获丁程鑫,等同于将摧毁人类的计划推进了大半。


可你那俊美如神仙落凡尘的丈夫,内心并非外表一般文弱,他傲骨嶙嶙,昂首屹立。半年前他曾被异形生物捕去,被折磨近一个月已经失了形的他,仍不肯松半点口。异形生物怕再这样下去他会死,得不偿失,万般无奈之下将他放回。


当你推开家门看到瘫倒在地上,血肉模糊已分不清是人是鬼的他时,你心疼到快昏过去。可他却挣扎着对你扯出一个干净的微笑:“抱歉,让夫人担心了。”


这段经历你如今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于是你不准他独自出门,他笑着应你:“那群东西不敢的,我手里有他们要的资料,我不给,他们不敢的。”


“不行”,你面容严厉地看着他,“无论如何,我都不允许你再出事”。


他腼腆笑笑:“好,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果然不再离开阁楼半步,每日在一层进食,在二层做实验和睡眠。你望着他日渐削瘦的背影,发觉近日他待在实验室的时间比平日多了许多:每天只睡大约三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在不停地工作。


你心中隐隐地不安。他对于实验如此急切以至于废寝忘食,好像在暗示着:时间不多了。


时间不多了?是指什么时间?你不止一次地想问个清楚,可每当看到他紧盯药剂焦虑的神情,便不忍心再打搅。


会没事的吧,会没事的吧。你这样哄慰自己。


直到那天阁楼二层的实验室空无一人,实验台上用玻璃柜锁住的绿色试剂也没了踪影。



不安感袭来,你跌跌撞撞地冲出家门,发现人群都忙乱地向一处跑。他们口中嗡嗡作响的“丁先生”三个字让你的神经瞬间绷直。


他们说,丁先生叫我们往这个方向跑呢,跑的越远越好。


他们说,丁先生为了我们,唉……


这些句子一个个幻化在风中,你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眼前只有那天丁程鑫一身的伤,倒在地上努力扯开嘴角对你笑的模样。你回过神,迈开步向逆着人群的方向奔跑,一路上不断有路人试图拉住你对你说跑反了,你一一推开他们。


我心中的方向,只有丁程鑫一个。你默念道。


一片阴影笼罩头顶,刺鼻的气味侵略脑袋,你停下步伐,抬起头,怔怔地望着眼前的景象。


是一只怪物。灰绿色的表皮,凸起的粗刺,漆黑的瞳眸,嘴巴里还残留着半具异形生物的尸体,浑浊的涎水不断从齿缝中滴落。


你怔怔地望着它。


昨晚你熟睡之时,丁程鑫突然唤你起来。他抱着半梦半醒的你,说驱逐异种的方法是成为异种,你睡眼惺忪,冲他柔柔一拳,责怪他说什么胡话。他爽朗地笑起来,笑着笑着突然停下,周遭一片寂静,当你又要沉沉入睡时,他柔软的嗓音响起:“夫人,对不起。”


“夫人,对不起。”眼前这只怪物用被蒙上了一百层黑布般的暗哑声音说道。


眼泪模糊视线,你只听到“咚”的巨大一声。


泪珠滚落,你看清是眼前的怪物倒在满是残尸和浑黏液体的地面上。


怪物的眼睛就像惺忪的睡眼,好像下一秒就要沉沉睡去。你抱住他,用整个生命的力气。


“夫人,你流血了。你不要流血。”怪物落下澄澈的泪。


你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掌被怪物表皮凸起的利刺划破,鲜红的血大滴大滴地砸在地上。可你哪管得这疼痛,手掌更加用力地握住怪物刺人的手。


“夫人,你不要流血,我心疼。”怪物呜咽起来,低沉的声音仿若来自无氧的深海。


眼前的怪物,与那个白净动人的丁程鑫千差万别。可是他们是同一个人,无论他的外表如何,你爱他的内心。


你说:“生逢末世,我无所畏惧。你是我的勇士,我是你的勇士。”


鲜血大滴大滴地落在怪物的心口,直到他化成柔软的人形。俊美到极致的脸庞勾勾樱红的薄唇,他笑着说:“夫人,我们回家。”





「马嘉祺」



玻璃窗包围而成的巨大楼宇,这是他用血泪拼搏出的商业帝国,如今他要将它付之一炬。



“我不该和那伙人合作的……”他懊恼地跪在洁如明镜的地面上。



世纪之末,能源枯竭,人类千方百计地寻求新型能源替代品。马嘉祺就是在这样的契机下,投资了一个名为“人类优质能源替代”的研究项目。



然而三年之后,那群人向马嘉祺投以这样的回报:



贫瘠的地面,卷起的沙尘,处在惊恐之中四处逃窜的人类。



那群人口中的“优质能源”,竟是企图毁灭人类世界的化学武器。得知真相的马嘉祺动用所有手腕试图挽回,但早已于事无补。



末日要来临了。



窗外那架直升机仍在盘旋,螺旋桨搅动气流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你扶起跪倒在地面的马嘉祺,直盯他的双眼:“我不走,你呢。”



那伙人说为了感谢马嘉祺这三年慷慨的资助,可以在他们彻底毁灭地球之前,把你们二人带到他们的星球安全生活。



这可真是个天大的恩惠。



这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窗外直升机里,异形人在不断用扩音器喊话:“还不登机?马总在舍不得什么?”



马嘉祺歪着头,盯住那架巨大的直升机笑笑:“我登。”



“可是你们得靠近点儿啊……”故意拖着长音的他,语气戏谑。



你转头看向他,他睨着眼,足足像个狡猾的孩子,看似带笑的眼睛里,实则盛满冷漠。



你明白他的心思。



在那架直升机听信马嘉祺的话,向大楼靠近后,你和马嘉祺一起从窗口扑了出去。



你们直直扑向直升机的螺旋桨。



耳边呼啸着风声与爆炸声,身体早已疼痛到麻木,在闭上眼的前一刻,你听到他模模糊糊的一句话:



“生逢末世,我从未后悔过与你相遇。”



“昨日,一架直升机在深度发觉办公大楼旁坠毁。据悉,该直升机乘坐有异形人最大的头目以及数名异形人高官,目前均已确认死亡。异形人失去将领,今早已全部撤回异星。这场人类历史上耗时最长,伤亡最多的异种抗击战终于落下帷幕……”



电视里实时新闻的画面在闪烁,人们在欢呼。



你与我,已化作两团云雾,在记忆里模糊。







总共8张
突然找到的,几年前初中还是高一时候写的??
所以写言情小说是天赋吗,看着这些有种当时的自己好早熟的感觉哈哈哈哈😂。
当时到底是在暗恋谁😂😂😂答案是,一位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的明星。真情实感的追星是我最大的灵感来源。